白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时尚

12人被困87个小时直击吉图珲铁路隧道塌

来源: 作者: 2019-02-02 23:13:11

12人被困87个小时——直击吉图珲铁路隧道塌方事故救援

原标题:12人被困87个小时——直击吉图珲铁路隧道塌方事故救援

新华吉林珲春4月7日新媒体专电(段续宗巍)4月2日凌晨,位于吉林省珲春市的吉图珲铁路一处在建隧道突然发生塌方,12人被困。经过87小时的生死救援,5日下午15时,被困人员成功获救。事故发生后新华社“中国事”时间赶赴现场,亲历整个救援过程。

把浸湿的纸壳箱分给大家,没人吃

36岁的姜德春还未结婚,家境并不富裕的他“每个月收入不错”。被困的刹那,他“腿肚子吓得都转筋了”。他说,“塌方时轰隆隆的响声持续了一晚上,第二天不再响的时候心情才放平。”

姜德春的工友李燕31岁,已是一个十岁男孩和五岁女孩的父亲,在获救第二天上午,他和妻子次通了,妻子的啜泣声通过清晰可闻。李燕是这支队伍的班长,“我用安全帽从山体上部接水喝,因为下面的水被污染了。”

“安全帽水壶”被工友们依次传递开,一人一小口。好在通风管并未全部被阻断,被困的地方空气并不稀薄。为了节约空气,减少尾气,姜德春关掉了能带来响声的喷浆机。

“听到救援钻头响声之前,大家有些绝望了。”李燕说,他找来装炸药的纸壳箱子,用水浸湿,吃了巴掌大一小块。当他分给别人的时候,没人吃,“确实难以下咽。”

被困工友的几只手电发出微弱的光。郎洪光是喷浆机司机,在手电快没电的时候,他把喷浆机电瓶卸了下来,连上灯具,用一会,停一会。郎洪光是珲春人,经常和大家开玩笑缓解压抑的气氛,车上的两瓶矿泉水也被喝光了。山洞阴冷,大家围坐在灯光前,用破布取暖。

4月4日午间,李燕在里面听到有钻头的声音,不一会钻头钻了进来。李燕将自己的口罩,连同安全服上撕下来的红布条,还有一根铁丝绑在钻头上。又过了一会,给养通道打通,“有人吗?”“有人!”李燕和工人们回答。“有多少人?”“12人!”

一根“阴阳道”连接生死两端

英安边防派出所教导员陈伟事发不久就赶到现场,执法记录仪记录到的画面显示,成堆的碎石将隧道断面封闭,碎石不断从塌方斜坡滚落,“很危险。”

更着急的,是在塌方体外连续作业的救援队伍。中铁十九局五公司总工程师刘林生在塌方后三个多小时就赶到了现场,救援的四天三夜里他只睡了不到6个小时。“首先要打通塌方体,与被困人员取得联系,输送给养。”刘林生说。

方案迅速制定,先用钻机钻孔,继而“土洋结合”:土办法是在塌方体左侧挖掘三角形导洞,加固支撑后方便人员撤出;洋办法是利用液压顶管在塌方体内打入直径为820毫米的钢管,将人员撤出。

在刘林生等专业人员的行话里,打通塌方体内外的管道叫作“阴阳道”。“里面黑外面亮,一根管道有可能就是生死相隔。”刘林生道出了“阴阳道”的含义。然而,贯通这条“阴阳道”何其之难。

专家组判断塌方体宽度在20到30米之间。台从珲春当地调运来的水平钻机开始隆隆作响,没过多久,价值六十多万元的钻头就被塌方体内的石头和钢梁崩断。第二台设备因为同样的原因被损坏。

紧接着,第三台设备又进行作业。“前两次打通作业不算失败。”中铁十九局五公司董事长王必军说,“其实第二次已经钻通了塌方体,被困人员敲击钻杆的声音说明有活人在里面,我们还通过钻杆的通气孔往里面输送了营养液。”紧接着,专业套管配合钻头持续作业,“阴阳道”终于打通。

“里面还有十几个人,我不能跑”

通过“阴阳道”,食物、饮水、药品、对讲机,甚至扑克牌都被送到了被困人员手中。截至4月5日中午十二时,塌方体左侧的一号逃生导洞已经开挖了19.2米,二号逃生通道液压钢管已经完成安装。

然而,危险依然存在。塌方体上方受力不均,很容易再次塌方。周围五六十米被划定为危险区,多达上百人在这里连续施工作业。“我们布置了两台全断面测量仪进行岩壁沉降测量,同时安排专人用激光手电目测裂缝、沉降情况。”刘林生说,“通过‘阴阳道’的距离,我们判断一号逃生通道已经快要打通。”

就在即将打通一号通道,掘进作业人员已经能够与被困工人通话时,险情突然出现!一股泥水瞬间冲入通道。“按照经验判断,突然出现的水流就是塌方前兆!”王必军说。观测数据也显示,隧道拱顶在不到两小时时间已经沉降了三厘米。

“全部撤出!”指挥部一声令下,救援人员迅速撤离,并开始用枕木搭建支撑,防止更大塌方发生。就在这时,作业人员在通道内突然看到了被困人员。“刚开始我还不信,怎么可能!”刘林生说,然而这的确是事实。

指挥部判断,突现的泥水为塌方堰塞坑的积水,再次塌方可能性不大。“这股水吓了我们一大跳!”刘林生说。在通道的另一头,被困人员自主将堵塞在逃生通道的松散碎石搬离,钻了出来。救援计划迅速改变,隧道外待命的救护车迅速驶入。

个、第二个……第十二个!救护车风驰电掣般驶出,4月5日15时30分,全部被困人员成功获救,并被送往医院。“他们在里面组织的特别好,体力的先探路,体力一般的在中间,身形瘦的在。”王必军说。

“塌方的时候我完全可以跑出来,但里面还有十几个人,我不能跑。”李燕说,在医院病床上已能坐起来正常交流的他仍有些后怕,“所有人都得救了,我这么做,也值了。”

原标题: 12人被困87个小时——直击吉图珲铁路隧道塌方事故救援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乐清市光伏自动重合闸厂家
西安实验台厂家
挖沙船浮筒批发价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