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网络

鑫普瑞洧限合伙亾迷局投资亾千万本金逾期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2:04:52

2012年10月,年过50的董国栋(化名)在一家股份行的点被推销成都鑫普瑞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鑫普瑞”)的一款“理财产品”,在工作人员的多次介绍与上门推销后,董在家中与这家第三方理财公司的销售人员签下了80万元的投资合同,资金使用期限为1年,约定预期年收益率11%,按季付息。

按销售人员当时的说法,该产品半年后可申请赎回。2013年4月,董国栋申请赎回本金,却被鑫普瑞告知项目扩张,暂时无法提前赎回,要将产品期限延至一年,2013年10月再返还本金。

一直以为是从银行购买了“稳当的”信托产品,董国栋后来才知晓自己是做了“有限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直至发稿时,协议到期日已过去了两个多月,董国栋仍未拿回投资本息。一纸入伙协议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银行人员代销:返点年化3%

21世纪经济报道获取的一份入伙协议显示,投资者(甲方)出资至少40万元,担任有限合伙人,由鑫普瑞(乙方)作为普通合伙人共同设立“成都普洛达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普洛达”),入伙资金将用于“四川·眉山市奥新能源80万吨重油催化裂化项目一期”建设。

资金使用期限一栏写着“12个月,有限合伙人投资满6个月,经普通合伙人同意,可以提前退出,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1%-13%。”

通过设立有限合伙企业做项目直投,是目前私募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等常用的投资方式。协议显示,预期年化收益率约定不构成合伙企业、鑫普瑞及其关联人士就本合伙企业经营绩效向任何有限合伙人做出的任何保证。普通合伙人将履行“包括但不限于及时、足额履行出资承诺、以其出资为限额承担有限合伙债务。”

四川信言律师事务所刘才刚表示,有限合伙人只能督促合伙企业的管理人按规定进行项目投资,管理人通常是普通合伙人。在没有任何担保措施的情况下,若项目损失,有限合伙人是无法要求普通合伙人赔偿相关损失的。

鑫普瑞通过三个渠道销售该项目,一是公司自有销售人员,二是委托证券公司人员,三是找银行理财经理代销。所有销售人员可以获取年化3%左右的返点费。银行从业人员违规代销屡禁止,此产品所涉人员来自国有大行和股份行。

理不清的投资借贷关系

鑫普瑞以“普通合伙人”身份召集了董国栋这样的个人投资者,个人投资者作为有限合伙人将资金打到中行成都金牛支行的普洛达账户上。工商登记显示,该合伙企业注册资本为10万,法定代表人为鑫普瑞公司。

项目方奥新能源又如何从合伙公司普洛达获取资金?鑫普瑞选择了银行委托贷款方式。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参与签订三方协议的却并非普洛达,而是鑫普瑞;与项目方建立借贷关系的是鑫普瑞,而非有限合伙企业普洛达。

而普洛达与鑫普瑞之间是否有签订相关转款协议,有限合伙人不得而知。普洛达账户中的资金如何以及何时被转走,也不得而知。调查了解到,截至1月3日普洛达在中行金牛支行的账户余额不足4000元。

鑫普瑞、银行与项目方签订的委托贷款协议中约定,鑫普瑞分两次将累计5000万注入奥新能源在中行金牛支行开具的委托贷款账户上,奥新能源的资金使用时间为6个月。而奥新能源在中行金牛支行尚有7000万的贷款额度尚未提取,经三方同意,奥新能源要在资金使用到期前一周向金牛支行申请提取6000万额度,用于偿还鑫普瑞,半年利率20%,并将自有3000万股权质押给鑫普瑞。

2012年10月12日,鑫普瑞放出笔款2000万给奥新能源,用于支付8万吨/年丙烯工程项目工程款、监理费、项目工程钢材采购、购买设备。同年10月23日,鑫普瑞再放款3000万。鑫普瑞曾在官上披露了此笔委托贷款的进度流程,但2012年11月后不再更新,项目进展的页面也消失了。

还款“小插曲”

2013年4月,贷款到期。从多个渠道获知,奥新能源首先偿还了鑫普瑞3800万元,鑫普瑞总裁张小丽曾对奥新能源表示剩余借款,可再延展半年。张小丽对有限合伙人解释为项目扩张,资金周转困难,如延展半年则可再收半年的利息。从该产品一代销人员处了解到,从鑫普瑞公司销售人员处购得产品的大部分客户拿回了本金,而通过银行和券商人员渠道的入伙者则被延展至一年,涉及资金1560万元。

奥新能源在向鑫普瑞归还3800万借款时还发生了个小插曲。知情人士透露,按委托贷款相关规定,奥新能源应将款项归还至银行规定的委托贷款账户中,但在鑫普瑞的授意下,奥新能源直接将款项归还到了鑫普瑞账户,结果造成奥新能源在银行贷款逾期未还的不良记录。这一说法得到奥新能源相关负责人的证实。

2013年10月,延展半年后的项目再次到期。这一次投资者还是没有等来本金,鑫普瑞公司口头承诺的10月、11月、12月等还款期限一再被打破。而鑫普瑞当初负责奥新能源项目的员工都陆续离职,其中包括公司高管郝洪蕾。

在投资者的强烈要求下,鑫普瑞拿出了一份奥新能源开具的12月31日之前还款2000万的证明,并表示已成立了4个人专项小组负责此事。但直至发稿时,这部分投资者仍未收到本金。

项目方与鑫普瑞在还款金额上各执一词——奥新能源董事长邓金安表示已偿还了3800万,剩余1200万会在1月10日前还清;鑫普瑞则认为贷款延展半年之后的利息、罚息和剩余本金加总约3000万。

蜀“十二五”重点项目涉事

奥新能源是四川眉山的一家民企,注册资本3.6亿元。2010年7月,由国家发改委批准,四川省环保厅审核批准的8万吨/年丙烯项目,落户该公司。公司表示“一期投资约10亿元,产值可达50亿元左右,已被省政府列为‘十二五’省级重点建设项目”。而按照前述三方协议,鑫普瑞对奥新能源的5000万元银行委托贷款,也仅限于8万吨/年丙烯项目的使用。

董事长邓金安称,公司已找到其他渠道融资,近期将会引入约8亿元财务投资。

鑫普瑞成立于2011年,其前身为2001年开始运营的成都国富投资。公司站信息显示,投资奥新能源是其通过有限合伙企业形式投资的单业务。

相比信托,通过设立有限合伙企业基金的模式进行投资方式更灵活,资金门槛底,除工商登记外,并无直接行业监管部门。“一般投资理财公司实力较弱,不像信托公司可以兜底,一旦项目方有问题,有限合伙人都将自己承担损失,所以一定要有硬担保。”一业内人士表示。截至发稿时,多次联系鑫普瑞公司,对方均不予回应。

(:汤春春)

正版手机捕鱼游戏
云南烘干机
斗地主游戏开发

相关推荐